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句子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惜世间英物。

2021-12-23 23:06:02诗集古诗网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惜世间英物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惜世间英物。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壁。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宋代·文天祥 / 邓剡《念奴娇·驿中别友人》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

  面对水天相连的长江,我真恨老天不肯帮忙,竟让元军打败了我们。春天来了,杜鹃鸟在哀啼,夕阳斜照着花朵,可是我怎么忍心去看被元军摧毁了的南京城呵。想到我们的妇女和珍贵文物被敌人掳掠一空,连我自己也当了俘虏,真不知道靠谁才能报仇。我是多么的痛悔,可惜了我的那把宝剑,它还以为我是个豪杰呢。

  回想不久以前,为了抗击元军,我曾经摆脱敌人严密的监视坐了小船,经过海路,到南方举起抗元的大旗。虽然后来失败被俘,但我决心要象蔺相如痛斥秦王、诸葛亮吓退司马懿那样,英勇顽强地同敌人斗争到底,保持崇高的民族气节。这样想着,我再也难以入睡。周围是那么寂静,只有秦淮河上的孤月,在默默地陪伴着

  此词作于邓剡文天祥被押送燕京途中。南宋祥兴元年(1278),文天祥抗元兵败,被俘为虏。次年南宋最后的厓山行朝覆灭,邓剡跳海未死也被俘。邓剡和文天祥是同乡好友,被俘后同被囚禁在一起,又一同被押解北上元朝京都。到金陵时,邓剡因病留下就医,文天祥将继续北上。临别之际,感触良多,作此词赠友人,为之壮行。文天祥集中有《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一词,当为此词唱和之作。

  这首词,其一,从词题看,文天祥是右丞相兼枢密使、信国公,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此,“驿中言别友人”,恰恰是文天祥写词送给邓剡的口气。就在《指南后录‧东海集序》中,文天祥便六次用“友人”二字代替邓剡的名讳。其二,从风格看,此词与文天祥的词风一致,文天祥晚年的诗词,都血泪交迸,辞情哀苦,意气激昂。大学问家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盛赞文天祥的词“风骨甚高”,远在同时诸公之上。其三,从语意看,此词与文天祥的生平相符。下阕“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讲的是文天祥自己的往事。宋恭帝德二年(1276)文天祥出使元营被执,北押途中他在镇江从元军监视中死里逃生,至通州(今南通)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