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唐风宋月,红袖添香解语花

2021-10-31 02:54:52诗集古诗网
  这些女子,是词人滋润词人艺术生命的舞姬歌女

  这些女子,是词人滋润词人艺术生命的舞姬歌女。歌舞升平温柔旖旎的承平岁月里,风姿妖娆的她们是词人灵感中的那段添香红袖;而当词人落魄失意仕途坎坷时,知性坚韧的她们又是支撑词人走出逆境淡泊人生的解语花。她们都是才情过人,棋琴书画精通,色艺双绝的雅致女子。虽出自秦楼楚馆,却如一枝风荷高贵清莹、品性高洁。

  一花一世界,一心一重天。柔奴——苏东坡好友王巩的侍妾——一个如岭南幽梅一样的清嘉女子。她也曾是洛阳城里大户人家的千金女儿,却因家道中落沦为歌妓。成为王巩的侍妾后,也被疼爱成一朵温室里的花朵。而当妻妾成群的王巩因苏东坡乌台诗案的牵连被贬出京时,却只有柔奴一人毅然选择抛却京城的繁华,随落难的丈夫到偏远的岭南宾州。

  朋友因自己而获罪,苏东坡的内心充满愧疚。当五年后苏东坡怀着复杂的心情见到这对患难夫妻时,他惊喜地发现,五年的岭南湿热与风霜并没有改变朋友的达观,王巩对人生无怨无尤,诗词清平丰融,且有治世之音。而柔奴愈发清雅妩媚,明眸灵动。苏东坡转头问柔奴:“岭南的生活很艰苦吧?”柔奴淡然一笑:“此心安处是吾乡。”一语惊破梦中人,苏东坡感慨万千,有王巩这样的朋友,苏轼何幸?!有了被誉为“点酥娘”这朵风情万种的解语花,“琢玉郎”王巩何幸?!这一问一答,遂成就千古传诵的《定风波》: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做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是啊,此心安处是吾乡。岭南再艰苦,有了王巩的爱情,柔奴不觉得苦;被贬再失意,天不绝我,送来了歌声如白雪般清凉灵巧聪慧的“点酥娘”一路相随相伴,红袖添香,温情解语,王巩亦无怨。心性通达,宁静淡远的歌女柔奴,明眸笑靥里印着岭南的梅影幽香,使王巩艰辛凄寒的岭南岁月闪动着温暖的光芒。

  像是造物主的有意安排,苏轼与王巩和柔奴的这次会面似乎成了一个预言。12年后,同样的境遇发生在他和爱妾王朝云身上,苏轼被一贬再贬,也来到了梅花盛长的岭南。他也体味了一个如梅花般的女子红袖添香的爱情盛宴。

  王朝云,苏东坡与文友游西湖时遇到的一个歌女。朝云因家境贫寒而自幼沦落歌舞班,12岁的她虽形容尚小,却别有一段风流体态,气质洁雅清新,轻歌曼舞间眉黛含愁,惹人怜爱。净颜素裙楚楚可人的佳人与潋滟迷蒙的西湖相映成趣,苏东坡灵感顿至,挥毫泼墨写下了传颂千古的《饮湖上初睛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装淡抹总相宜。”收朝云为侍妾后,苏轼与夫人一起调教朝云诗文,朝云温婉贤淑,聪颖过人,成为苏轼宠爱的如夫人。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苏轼为长眠在六如亭下的红颜知己朝云题字。在苏东坡的妻妾中,朝云最善解东坡心意。一次,苏东坡退朝回家指着自己的腹部问身边的侍妾:“有谁知道我这里面有些什么?”“您腹中都是文章。”苏东坡不以为然。“满腹都是见识。”苏东坡也摇摇头,而朝云微笑道:“大学士一肚子不合时宜。”苏东坡闻言,捧腹大笑道:“知我者,唯有朝云也。”从此对王朝云更加爱怜。是啊,朝云是懂他孤傲耿直心性的一朵解语花。

  朝云就这样在苏轼身边成长为一个小小的妇人。生性文人傲骨的东坡在乌台诗案中数次被贬,已经年近花甲的东坡,眼看运势转下,难得再有起复之望,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都陆续散去,世态冷暖,人心薄凉,只有朝云始终如一追随着东坡碾转迁徙,甘愿布衣荆钗,悉心为苏东坡调理生活起居。

  “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落木萧萧,秋意瑟瑟,谪居惠州的东坡借酒消愁,抒漂泊之感。让朝云唱起“花褪残红青杏小”一词,朝云朱唇未启已是珠泪盈盈,东坡问其故,朝云道:“妾独不能唱‘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一句,春渐逝太让人伤感”,东坡大笑:“我正悲秋,你却伤春。”其实朝云是感慨命运对这个旷世才子的不公啊,那泪水里有她对她的子瞻一份深爱和疼惜。“归去,也无风雨也无睛”.有朝云坚贞的爱抚慰着苏轼因世事变迁而黯淡的心,他才能把被贬的辛酸化作宋词的闪烁神采。被贬黄州的的日子里,他营筑雪堂,躬耕东坡,在那里酝酿千古绝唱,这宋词闪烁的光彩里有朝云的红袖添香。

  对此,东坡深有感怀,曾作诗赞朝云的坚贞:“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元;阿奴络秀不同老,无女维摩总解禅。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衫歌板旧姻缘;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山云雨仙。” 这首诗就在苏堤上的苏东坡纪念馆的朝云画像上面。两次谒拜都深深景仰。当初白居易年老体衰时,深受其宠的美妾“春随樊子一时归。”朝云与樊素同为舞妓出身,她却甘愿与垂暮之年的苏东坡共度患难,生死相随,那是对这个旷达洒脱的绝世男子心中的深深的景仰与爱慕,子瞻心中自是万水千山,铭铭于心。

  而当34岁的朝云带着不舍与无奈倏然长逝,苏东坡日日悲寂难耐,在她的墓上筑六如亭长伴红颜。苏东坡写了许多诗词怀念朝云的美貌和品德:“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他夜夜见朝云来侍,总看到她衣衫尽湿,询其原故,答道:“夜夜渡湖回家所致。”苏东坡醒后大为不忍,于是兴筑 “苏堤”横跨湖上,建塔、筑堤、植梅,以便朝云前来入梦。莺啼柳绿的苏堤,才子佳人的动人爱情令人唏嘘不已,后人纷纷在六如亭上题诗纪念。

  翻开宋词,多少红袖添香的故事成为宋词中的翘楚。晏小山的词就是这样一处超越时空的温柔乡。晏小山是一位至情至性的痴情公子、爱情词人。生于钟鸣鼎盛的太平宰相之家,而后家道中衰。与早年富贵公子的生活相比,性格疏放,孤高自傲的晏几道出仕后的地位、生活、环境都是一落千丈。四处飘零的他在诗酒歌舞、秦楼楚馆中结识了江湖上的许多歌妓,这些歌女成为他的慰藉和词的灵感。爱情在他的词中灵魂蹁跹,是他词里的空气。他一生爱过许多歌女,但这却正是小山的痴,小晏的笔下,很少有贵族公子的艳赏,更多他对歌姬舞女充满了仁爱和同情,他把她们看作的是艺术的化身。而她们待作为没落贵公子的他,也没有世态炎凉的怠慢,她们爱他的风雅爱他的风姿翩然,爱他高贵的忧伤,爱他能俯下身来体会她们的处境,这里是小山沉醉的温柔乡。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小山写得最多也是最华美的词是写给“莲、鸿、颦、云”四位歌女的。“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小颦若解愁春暮,一笑留春春也住”的一见钟情的琵琶女小颦,思念“年年衣袖年年泪,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含愁的小鸿,“小莲未解论心素,狂似钿筝弦底柱”,水莲花般不胜娇艳的小莲,“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的小云,都是落魄的小山的柔情解语花。

  一曲啼鸟心语乱,红颜暗与流年换。天纵之才晏小山黯然的生命,被歌女的霓裳羽衣和华美的音乐点燃而大放异彩,小山那些泪水凝结的词句里,有歌女们眼眸暗香浮动。所以我们欣赏到的小山词,丝毫没有现实的落魄憔悴,而是永远停留在我们心中世家公子的青春华美与光彩夺目。

  一生落魄江湖的音乐词人姜夔,两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唱《暗香》与《疏影》虽是咏梅花,却在背后站着一明眸皓齿的歌女小红。遥祝想宋朝的风雪夜,落拓的江湖音乐才子姜夔夜访范成大的石湖别墅,成了石湖别墅从容度曲作词的贵客。范成大家中的歌女小红妙解音律,经常与姜夔切磋音律,踏雪寻梅之时,花如佳人,佳人如花,于是姜夔脱口成自度曲《暗香》与《疏影》,被小红轻舒云板,朱唇演绎后更是清婉动人。而豁达的范成大有意成全这对壁人,意外地将小红送给姜夔。小红毅然跟随自己浪迹天涯,让姜夔狂喜不已,携美人踏上归程。雪湖、孤舟、远山、长箫,玉人,让姜夔神思杳杳。船过垂虹,姜夔吹箫,小红轻和,一段琴瑟相和的佳话让姜夔吟出著名的《过垂虹》:“自琢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吟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二四桥。”

  “忍把浮名,换作浅唱低吟。”的柳永,一首《鹤冲天》让他在仕途上屡遇挫败,心灰意冷的他看尽世事炎凉,自嘲“奉旨填词”,从此,“烟花巷陌,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他沉迷歌楼楚馆,在偎红依翠中寻求安慰。可以说柳永一生都是在抑郁和痛苦中度过的,但他的词却精彩绝伦,词中充满对聪慧而又不幸的歌女的同情,他也赢得了歌女们的真爱和崇拜,“凡有饮水处,皆歌柳七词”.有歌女作诗:“不愿君王见,愿得柳七叫;不愿千真金,愿得柳郎心;不愿神仙见,愿得柳七面。”这是对柳永最大的安慰,他对歌女们的爱是真诚的,不染烟尘的,歌女们从他那里得到尊严与怜爱,她们竞相以歌柳词为荣。晚年的柳永穷困潦倒,身无分文而死去时,是昔日仰慕他的那些歌女含泪集资厚葬了他。每逢清明节,相识的不相识的歌女们携酒吟诗歌柳永的墓前,称为“吊柳七”,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宋室南渡。有人这样题柳永的墓:“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仕途上柳永是不幸的,而他超拔的灵魂却是幸福的。都言青楼女子无情,而在词人落魄江湖载酒行的日子里,她们却不离不弃地用爱滋养着我们的词人和词,饱满着他们的艺术生命。我想,如果没有了这些歌艺女子——词人们的红颜知己,词坛一定会黯然失色,会缺少许多浪漫色彩缺少了这般的轻舞飞扬的。就是文才傲世、壮怀激烈的辛稼轩在“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时候,也长叹着:“倩何人,唤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在靖王府诗会中,范闲以一首杜甫的《登高》独拔头筹,一时在京城声名鹊起,成为第一才子。那么范闲为何在上万首诗词中独选中杜甫这一首当自己成名作呢,这首词有何独到之处?

  10句经典惜时名言,珍惜时光,大好青春莫辜负。1. 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霞。出自三国曹植《送应氏》。天地无穷无尽,人的生命却像朝霞那样短促。2. 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

  《一剪梅》是宋词中很常见的小令词牌,因其格式颇为规整,历代词人大多都绘以此词牌作词,其中也不乏一些名句。譬如辛弃疾的“ 杯且从容,歌且从容”,唐伯虎的“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等等。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禅诗是非常受诗词爱好者喜欢的一类诗作。这种类型的诗歌,或融进佛理,充满哲理和智慧,启人心智;或反映僧人或文人修行悟道的生活,以表现澄静圣洁的禅意和心境为特色,给人一种淡泊从容,静谧

  相比于所有的一见钟情与白头到老,可能爱而不得,才是很多人感情的主旋律。大多人的感情,都是悲伤的主旋律,可是几乎所有的人,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感情。人生最怕什么都想计较,却又什

  爷爷的告诫:做人,莫要在这三件事上卑微,不然会被人瞧不起。人在世间,烦扰之事必不可少。但如何应对眼前的繁琐小事却要仔细斟酌,毕竟眼前之所有只是暂时的,要想在一个圈子中混得风生水起就得万分努力,

  人们时常打趣中年男人: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小烧虽好鹿茸贵,韭菜腰花多实惠。中年男人肩上担子最重,上有高堂悲白发,下有子女未成年,内里覆盖伤,脸上挂着笑。要让父母放心,让老婆安心,让

  著名作家塞缪尔说:生活就像一面镜子,我们皱着眉头看它,它也会皱着眉头看你;我们笑着对它,它也会笑着看你。毫无疑问,情绪会影响到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在我们不开心的时候,不管是去玩还是去学习,我们都会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这是小说《摆渡人》里的一句话,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灵魂叩问。什么是摆渡人?顾名思义,就是在码头摆渡的船夫,用船将河岸这边的人送到河对岸。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应碌碌无为而羞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