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苏轼:相逢一醉是前缘

2021-10-31 03:26:51诗集古诗网
  苏轼,北宋文学家、书画家

  苏轼,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又称大苏,号东坡居士。他在文学艺术方面堪称全才。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穿空,惊涛裂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苏轼的这首传世之作《念奴娇·赤壁怀古》,感情激荡,气势雄壮。全词借古抒怀,将写景、咏史、抒情容为一体,既抒写着东坡对昔日英雄人物的无限怀念和对自己坎坷人生的感慨之情,同时亦暗含着他对爱妻王弗的无限缅怀之情。

  苏轼的爱妻王弗,原是四川眉州青神县进士王方的大家闺秀。青神县的岷江河畔有一中岩山。山中有一清泉,其水清冽,游鱼无数。此处的鱼儿与别处极为不同,只要临池拍手,鱼儿如听得懂呼唤似的,便纷纷而至。十分灵验,传为天下奇谈。

  相传当年王方与友人聚会于游鱼池畔,见此绝妙之景,一时兴趣盎起,便命人为此清泉取一雅名。彼时同在此处赏玩的苏轼,便随口吟出“唤鱼池”的雅名来。王方听罢,连连叫绝。不久,十八岁的苏轼,便被王方选为乘龙快婿。“生十有六岁,而归于轼”,其女儿王弗,很快便成了苏轼的妻子。

  才子佳人,珠玉合璧。王家温婉贤惠的女子成了他的娇妻,而青年才俊的他亦成了她最好的夫君。他们夫妻绸缪,诗书琴画,相与唱和。那年月里,蜀地的清丽山水,都因了他们增色不少。

  年轻美貌的王弗,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便接受传统文化的熏染,因而极为聪慧。但在夫君面前,满腹锦绣的她,却表现得极为内敛,温婉娴雅的性格,使得她从不浮夸。

  “其始,未尝自言其知书也。见轼读书,则终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后轼有所忘,君辄能记之,问其他书,则皆略知之。由是始知其敏而静也。”

  他读书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陪伴在旁,或女红,或侍茗,娴静如一支深谷的幽兰。而每当苏轼读书偶有遗忘的时候,她总是抿嘴一笑,旁敲侧击,轻轻提醒。而他问及她诗词的时候,她竟都能对答如流。她看着身边花朵一般娇羞的妻,心中溢满了幸福和温暖。

  他们一个贤惠,一个旷达;一个精明,一个坦直。他们搭配绝妙,堪称互补。童心未泯的苏子,性情浪漫,不拘小节,总守着“觉天下无一个坏人”的信条。而王弗对人对事的认识,比苏轼更为透彻和务实,她怕他吃亏,总是在旁边时时提醒他“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子去亲远,不可以不慎”。她甚至能察言识人,在《亡妻王氏墓志铭》中,苏轼曾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

  轼与客言于外,君立屏间听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辄持两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与是人言?”有来求与轼亲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其与人锐,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

  彼时,屏风后的她凝神屏息,她细听着他们的交谈,亦从来客的言谈语气中,探寻推测对方的来意和目的。待来客走后,她从屏风后缓缓走出,温言细语地将自己对客人的分析,细细剖述,劝诫他对那些首鼠两端、见风使舵之人,要时时戒备。她从不干涉他的生活,却对他的点滴,都记挂在心。

  秀外慧中的女子,果然所言不虚。那个当初在凤翔与苏轼往来频繁,第一次拜访便被王弗断为奸恶小人的章惇,后来发迹后,果然对苏轼严加迫害,导致苏子后半生命运极为坎坷。若苏轼当时听从王弗的劝说,加以防范,也许,他的后半生就不会那么坎坷多难。

  王弗既是苏轼的贤内助,也是他谈诗论文的红颜知己。南宋赵令畤著的《侯鲭录》记载:作者妻王弗,知书懂诗。随作者官颍州时,在一个正月夜里,见庭前梅花盛开,月色霁清,谓作者曰:“春月胜于秋月色,秋月让人惨凄,春月令人和悦。可召赵德麟辈饮此花下。”东坡喜曰:“此真诗家语也。”

  苏轼的父亲苏洵对贤惠孝顺的王弗极为满意。王弗去世后,苏洵悲伤不已,他一再嘱咐儿子:“妇从汝于艰难,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诸其姑之侧。”而苏轼最终亦按父亲的嘱托在王弗逝世一年后,将其棺椁从京师运回四川,葬在自己母亲的墓旁。

  其实,王弗与苏轼,既有知己之谊,亦有慈母之情。在陪伴苏轼的十一年间,她一直在默默地提醒和监督着他。《苏轼文集》卷七十三《先夫人不发宿藏》中,有这样的记载:

  某官于岐下,所居大柳下,雪方尺不积;雪晴,地坟起数寸。轼疑是古人藏丹药处,欲发之。亡妻崇德君曰:“使吾先姑在,必不发也。”轼愧而止。

  曾一度迷恋炼丹成仙的苏轼,看到雪后大柳树下有异象便蠢蠢欲动起来,也欲掘坟探丹,一看究竟。王弗制止说,如果婆婆在的话,肯定不会让你去挖坟墓的,苏轼听罢,极为惭愧,从此再也不提挖掘之事。

  后来的岁月,他宦海沉浮,连连遭贬,而她随他一路颠沛,辗转多地,始终不离不弃。即便后来他名满天下,惹得无数女子仰慕心动,无论是堂妹闰之,他的小妾朝云,还是琴操女尼,她们谁都无法取代她的地位。

  她在他的心底,早已刻下深深的烙印,永世不可磨灭。生则同裘,死要同穴,她情愿陪伴着他,哪怕化为灰土,也要不分不离。

  那年,他因罪入狱,在押入大牢前,他被获准与妻儿老少告别。她闻讯他的不幸哭得死去活来,孩子们也割舍不断,一个个泪如雨下。那个时候,他却平静地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安慰她:

  杨朴说:“只有老妻做诗一首。她说‘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

  真宗听后哈哈大笑,就把杨朴放回去了。这次我也因做诗被“捉将官里去”,难道你就不作一首送我么?

  她满足于和他的厮守,哪怕粗茶淡饭的尘世生活,她都情愿,她都心甘。可是上天偏偏负她,二十六岁那年,王弗便因病亡故。

  吾心安处是故乡。他从京城一路护送她的灵柩返乡。他亲手把她葬在母亲的坟墓旁,然后他开始在她的坟墓周围栽种松柏,日复一日,永不停歇。终于有一天,当三万棵新植的松柏变得郁郁苍苍,宛如一道盛大的屏障,横亘在山岭之上时,他的鬓发已变得苍苍如霜。

  虽然王弗之后,苏轼又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闰之为妻,之后又纳王朝云为妾,但在他的心里,王弗的地位一直不可动摇。况且娶堂妹王闰之为妻,也是她的遗愿。

  十年后王弗的忌日,转迁至密州知州任上的他,突然被魂梦惊醒。他起坐彷徨,在清泠的月光中,仿佛又看见了她,他美丽的妻正在对镜梳妆。他伸手去捉,却抓到一片虚空。黑暗里,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绝色的妻在夜色中一点点消匿,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悲痛难掩的他起身下床,就着血泪,写下了那首让人读之魂的悼亡词。

  他的词章一直被识作开豪放派之先河,人称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大喝“大江东去”,才得况味。明人张綖称:“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盖亦存乎其人。如秦少游之作,多是婉约;苏子赡之作,多是豪放。”可是这首《江城子》却是如此的哀婉缠绵,让人不忍卒读。

  已经十年了。经过了日月更迭,亦经历了沧海桑田,可他对她的思念,依然不减。也许他对她的情感,一直都压在心底,宛如陈年的春醪,一直在幽幽地积蕴着,终于有一天,在某个节点一下子喷薄而出。昔日的鸳鸯比翼,如今的梦里犹见,纵有回忆可以为继,但两人终是阴阳两隔。他在梦中贪婪地回味着她的美好,她的温婉,她的贤淑,却无法阻止自己不被那一股无以言说的悲怆击伤。

  尘世之苦,莫过于生死离别。她离去之后,他的心一直都是孤单的,寂寞的。尽管后来他又有了闰之和朝云,但他心头的那个位置,一直都为她保留着。此后数年,他宦海沉浮,几遭贬谪。公元1101年,天下大赦,在回朝赴任途中,他一病不起,不久便溘然而逝。

  也许,痛定思痛,长歌当哭。“一梦江湖费五年,归来风物故依然,相逢一醉是前缘。”小轩窗前,他们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和美好,只有相期来生再践了。

  晏殊是北宋初年最具影响力的词坛大家之一,擅长小令,长于表现富贵生活的闲情雅致,语言清丽柔美,词中多能引出哲理思考。

  相思是一种病,而幽默就是治病的良药。那么,你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并且和有趣的人交朋友吗?

  李白在大家的心目中,是豪迈潇洒的,他的许多诗作也是如此。今天,小编要介绍一首自认为是李白最美的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有没有一句诗,你读起来,如听仙乐,像神仙一般的感觉。下面这38句唯美的诗词,有你喜欢的吗?你还知道哪些神仙般的诗词呢?

  她是甄宓,有人说她本名叫甄洛,也有人说叫甄姬,《三国志》只称甄氏。她在曹操的心上,曹丕的床上,曹植的笔上,这个比貂婵还美的女人,活成了三国最大的悲剧。

  李清照的才华,李清照的家国情怀,李清照的胆魄骨气,足以让那个时代失色,风流无二。李清照,不仅有才,也有勇气。在那样一个很不风流的时代,却活得很风流。所以,她也注定孤独。

  翁媪饮酒聊天,大儿锄草,中儿编鸡笼,小儿卧剥莲蓬。一家人,三餐简淡,互相扶持,共同生活,岁月静好。这种宁静恬淡的家庭生活,正是许多中国人的向往。

  虽然和这个朱庆馀仅一面之交,但爱才惜才的张籍还是不遗余力的宣传、推荐了他,使他短时间内声名鹊起。果然,这一年,越州才子朱庆馀金榜题名。

  文人笔下的雨,不经意间,让人无端情绪低落。下雨,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雨滴无意给听雨的人增添哀愁,却不曾想到,轻易便勾起了雨中人苦痛的过往。

  唐朝大和三年,诗魔白居易写了一首《春词》。白居易的好友,诗豪刘禹锡随之赋一首婉曲新颖,别出蹊径的和诗,结果被收录到了《唐诗三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