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风来疏竹声自远

2021-10-24 16:50:31诗集古诗网
  吴国丽,笔名疏竹,内蒙古赤峰市人,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红山诗社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会员,喜欢安静地游走在文字的江山里

  吴国丽,笔名疏竹,内蒙古赤峰市人,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红山诗社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会员,喜欢安静地游走在文字的江山里。作品见于《百柳》《草原》及其它国内报刊,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雁语集》,散文集《指间沙》,小说集《泠泠月明》。

  一个人的世界到底有多静?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一个人的世界到底有多美?雁过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一个人的世界到底有多阔?笔走千山,笔落而山不弃迥。这是吴国丽的世界,有竹影,有清风,有雁阵,有寒潭,有泠泠的月,有淡淡的茶,有钟情的笔,有连绵的山……因为发自心底的热爱,便义无反顾地执着。怀一颗心,执一支笔,做自己的疏竹,守自己的寒潭。一任风吹雁去,依旧乐此不疲。她以心为犁,以梦为田,耕云种月,信步江山。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也没有一棵小草不会开花。对于吴国丽而言,她文学的春天来得并不算早,但却并未影响到她的茁壮成长和缤纷绽放。在塞上赤峰文坛,很少有人能够给吴国丽一个明确的定位。诗人?散文家?还是小说家?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所热爱的文学早已根深蒂固。人们所看到的,只是外在的形式。那颗虔诚的心,才是她此生永远地守护和修行。

  热爱是一粒种子,它会在不经意间扎下根系,长出苗芽。吴国丽也说不清自己对文学的热爱始于何时,是散发着油墨香的课本还是《少年报》上的漫画,是扯去封面卷了边的不知名小说还是母亲娓娓道来的故事?小小的她,曾经最大的乐趣就是过年的时候去别人家串门,为的是可以看报纸上“有意思”的事,报纸糊在墙上糊在顶棚,她踮着脚歪着脖子,安安静静地从这一边看到那一边,毫不理会周围的喧嚣。贫瘠的年代,这些方块字就像是一滴滴甘露,滋润着她幼小的心灵,也为她打开了一个和小村子不一样的世界。

  吴国丽喜欢读书,也喜欢写作文,她的作文常在课堂上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老师的鼓励下,她对作文的热爱越来越浓了,对阅读的渴望也越来越浓了。但对于一个农村孩子,买学习参考书的钱都需要攒好长一段时间,买一本自己想看的“闲书”就成了奢望。她永远也忘不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本“闲书”,那是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她初二参加学校物理竞赛得到的奖品,这本纸张泛黄的书不知辗转了多少时光才到了她的手上,翻开书的刹那,一股淡淡的霉味儿扑入鼻内,但对于吴国丽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将这本书视为珍宝,一直藏在书包里,等到晚上快下自习的时候就着烛光看上几页。这本书陪她读完了初中,又陪她读完了高中,直到上大学,她才恋恋不舍地把这本书放在家里。

  热爱是一种本能,期待收获是一种本能,但她更知耕耘的重要。内蒙古工学院毕业后,吴国丽进入到赤峰制药厂工作。工作期间,茶余饭后,她总会拿起笔,面对着万物风情,写下自己的点滴心事。1994年春天,她的一篇小散文《看天》被刊登在《赤药报》上,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激动,喜悦,欢快之后,她却有些不安,她总觉得自己还可以写得更好一些,为此她又沉到对文字的锤炼之中。

  新的世纪,是一个活力迸发的世纪。互联网,以其无限的广袤与浩大,开始向心怀梦想的人敞开襟怀。2006年,吴国丽开设了自己的网易博客。这是一片崭新的天地,它需要一双勤奋的双手和一颗不知疲倦的心灵。从这一刻开始,她便一头扎进博客天地。写风景,写天气,写心情,写生活。随心,随意,随笔。古体诗词成为她这一时期的主要文学创作方向和呈现形式。

  十年砺剑,初试锋芒。2016年,一本古体诗集《雁语集》在赤峰悄然出版。只是,作者吴国丽还藏在闺中无人识。这本作品集却很快走进当地作家同行的视线,出现在越来越多读者的案前。这是一本古意深远的诗集。里面有长河,也有晓月。有飞虹,也有瀑影。有悲悯,也有快意。作者以一名女性的笔触和视角给疲惫以欣慰,给喧嚣以静美。从这一刻开始,人们逐渐认识了吴国丽,并开始走进她的文学作品,走进她的文学天地。《百柳》杂志、《赤峰日报》《红山晚报》《栖息地》等媒体,在赤峰文坛生机勃勃,百花争艳,人们发现,那百花丛中,常常会有一束是来自吴国丽的笔下。

  再绚丽的花朵,也离不开阳光、水、空气和土壤。从古体诗到现代诗,从随笔到散文,从短篇到长篇。吴国丽的每一步,都凝结着众多师长或文友的关注、鼓舞和帮助。面对表述繁冗、文字赘述等写作上的问题,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百柳》杂志执行主编王樵夫不吝赐教,精心指导,并将申赋渔、李佩甫、刘庆邦等名家名作和《红楼梦》等经典书目推荐给吴国丽,令她如饮甘醴,终身受益。缘起《栖息地》上的短篇小说《小院女人》,作家陈秀民开始关注这位文坛新秀,并以此篇作品为切入点,沟通、指导、扶持、鼓励中含着建议,点拨中带着期盼,修改后的《小院女人》以《江南故人》之名亮相《百柳》杂志。

  唯有感恩,才有成长;唯有汲取,才能向上。看到吴国丽的文学佳作,很多名家学者纷纷给予热情地关注,无私地指导和中肯地点评,并为她的作品铺路搭桥,热心推荐。也是在参与于永东、张永渝等诗友的活动中,让吴国丽发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差距。每年,诗友们列出的书单,都为吴国丽搭建起了一个不断向上攀越的阶梯,而她前行的每一步,也都饱含着大家对她的深情关注和热情鼓舞。

  花开不语,花落有声。2018年,吴国丽的小说《风雪夜》刊发于《草原》,2019年底,她的小说集《泠泠月明》和散文集《指间沙》同时出版。从蓄势待发到厚积薄发,吴国丽以扎实的创作功底和深厚的文学造诣,于无声处响惊雷,令人拍手叫好,刮目相看。两本作品集先后被内蒙古工业大学、乌丹一中、红山区图书馆等机构收藏,成为许多读者的囊中物和枕边书。两部作品分别由作家范郁森和于永东、鲁瑛作序,殷切期盼隐于其中,溢美之词激荡无穷,尽显三位对她的褒奖和厚重。作为一名女性作者,她的作品常以女性的视角展开,感情细腻,描述逼近拟真,亲切自然。仿佛家常,却又深远,充满阳光与温暖。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吴国丽将风过不留声的疏竹当作自己的笔名。比起吴国丽这个名字,疏竹早已被大家所熟知,而且也必将更加广为人知。她不曾去想有风吹过,她只顾于扎根泥土,向上生长。殊不知,竹子拔节生长的声音,早已被风吹向长空,吹向大地。就像她笔下饱含深情的文字,每一次读过,都会在心底泛起层层涟漪,向远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