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现代诗歌摘抄

2021-10-24 16:51:16诗集古诗网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1928.11.6 中国海上 (一)再别康桥 作者: 徐志摩 (二)郑振铎:我是少年 一 我是少年!我是少年! 我有如炬的眼, 我有思想如泉, 我有牺牲的精神, 我有自由不可捐。 我看不惯偶像似的流年, 我看不惯努力的苟安。 我起!我起! 我欲打破一切的威权。 二 我是少年!我是少年! 我有喷腾的热血和活泼进取的气象。 我欲进前!进前!进前! 我有同胞的情感, 我有博爱的心田。 我看见前面的光明, 我欲驶破浪的大船, 满载可怜的同胞, 进前!进前!进前! 不管它浊浪排空,狂飙肆虐, 我只向光明的所在,进前!进前!进前! (三)雨巷(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 凄清, 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 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 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 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四)我是一条小河 (冯至) 我是一条小河, 我无心由你的身边绕过 你无心把你彩霞般的影儿 投入了我软软的柔波。 我流过一座森林, 柔波便荡荡地 把那些碧翠的叶影儿 裁剪成你的裙裳。 我流过一座花丛, 柔波便粼粼地 把那些凄艳的花影儿 编织成你的花冠。 最后,我终于 流入无情的大海 海上的风又厉,浪又狂, 吹折了花冠,击碎了裙裳! 我也随着海潮漂漾, 漂漾到无边的地方 你那彩霞般的影儿 也和幻散了的彩霞一样! ——1925 (五)《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的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钮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不安!因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叫她“婆婆” ………… 大堰河,深爱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她死时,平时打骂她的丈夫也为她流泪, 五个儿子,个个哭得很悲, 她死时,轻轻地呼着她的乳儿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大堰河,含泪的去了! 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 同着数不尽的奴隶的凄苦, 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 同着几尺长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着一手把的纸钱的灰, 大堰河,她含泪的去了。 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儿做了土匪, 第二个死在炮火的烟里, 第三,第四,第五 而我,我是在写着给予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语。 当我经了长长的飘泊回到故土时, 在山腰里,田野上, 兄弟们碰见时,是比六七年前更要亲密! 这,这是为你,静静的睡着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六)《断章》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七)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我歌唱早晨 我歌唱希望 我歌唱那些属于未来的事物 我歌唱那些正在生长的力量 我的歌呵 你飞吧 飞到那些年轻人的心中 去找你停留的地方 所有使我像草一样颤抖过的 快乐或者好的思想 都变成声音 飞到四方八面去吧 不管它像一阵微风 或者一片阳光 轻轻地从我琴弦上 失掉了成年的忧伤 我重新变得年轻了 我的血流得很快 对于生活我又充满了梦想,充满了渴望 (八)你的名字 【作者】纪弦 【朝代】现代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而梦见的是你的发光的名字: 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 如原始森林的燃烧,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在树上。 刻你的名字在不凋的生命树上。 当这植物长成了参天的古木时, 啊啊,多好,多好, 你的名字也大起来。 大起来了,你的名字。 亮起来了,你的名字。 于是,轻轻轻轻轻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 (九)就是那一只蟋蟀 台湾诗人 Y 先生说:“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一只。”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风·七月》里唱过 在《唐风·蟋蟀》里唱过 在《古诗十九首》里唱过 在花木兰的织机旁唱过 在姜夔的词里唱过 劳人听过 思妇听过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深山的驿道边唱过 在长城的烽台上唱过 在旅馆的天井中唱过 在战场的野草间唱过 孤客听过 伤兵听过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记忆里唱歌 在我的记忆里唱歌 唱童年的惊喜 唱中年的寂寞 想起雕竹做笼 想起呼灯篱落 想起月饼 想起桂花 想起满腹珍珠的石榴果 想起故园飞黄叶 想起野塘剩残荷 想起雁南飞 想起田间一堆堆的草垛 想起妈妈唤我们回去加衣裳 想起岁月偷偷流去许多许多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海峡这边唱歌 在海峡那边唱歌 在台北的一条巷子里唱歌 在四川的一个乡村里唱歌 在每个中国人脚迹所到之处 处处唱歌 比最单调的乐曲更单调 比最谐和的音响更谐和 凝成水 是露珠 燃成光 是莹火 变成鸟 是鹧鸪 啼叫在乡愁者的心窝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窗外唱歌 在我的窗外唱歌 你在倾听 你在想念 我在倾听 我在吟哦 你该猜到我在吟些什么 我会猜到你在想些什么 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心态 中国人有中国人的耳朵 1982 年 7 月 10 日在成都[1] (十)当我成为背影时 (邵燕祥)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必动情 不必心惊 只须悄悄地挥一挥手 如送一片云 一阵风 如送落日不再升起 如送不知何往的流星 人人都将成为背影 天地间一切都是过程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要惜别 不要依恋 只须无言地目送一瞬 望断那长路伸向天边 望断那隐去的孤帆远影 望断那明灭的灯火阑珊 所有的盛宴曲终人散 告别时何须相约再见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用忧伤 不用叹息 请看我步履如此从容 不用问我到哪里去 不用问早年青春如梦 不用问路上雨雪霏霏 难忘的有一天也会忘记 日月长照 而人生如寄 当我连背影也匆匆消逝 遗忘吧 一切不值得悲哀 岁月的尘埃 落下又飞起 童心不再 青春不再 欢乐与揪心的时光不再 希望与失望的交织不再 不再回首叮咛:勿忘我 那歌儿 那花朵 都不会重来 (十一) 错误(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十二)一棵开花的树 (台湾 席慕容) 如何, 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十三)致橡树(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得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十四)等待日出 让目光翻越那山 迎迓日出 为东方的草原 镶好了绯色滚边 就要踩着红地毯来了么 那宇宙与我共有的 永恒的灯 伫立于草滩,久久地 知道他太遥远 而相信光芒可及温热可及 哦,足够了。让 我的心为他激动或是宁静 我的爱因他升华或更加深沉 让目光翻越那山 迎迓生命的日出 被戕害的心灵愈益脆弱 脆弱得经不住幻灭感的诱惑 当小船被引向沉沦的寒泉 太阳风重新荡开命运之帆 真该最后作一次非分之想 朝向他黄金的岸远航 太阳太阳 我对你永不设防 太阳升起半圆 如眉眼的微笑 为了感受他,我要背向他 高高地张开左臂和右臂 摄一张大大的逆光照 噢,草原——太阳 黑色剪影的我 (十五)一代人(顾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十六)远和近(顾城) 你,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十七)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海子)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十八)云与波(泰戈尔.印度) 妈妈,住在云端的人对我唤道—— “我们从醒的时候游戏到白日终止。 “我们与黄金色的曙光游戏, 我们与银白色的月亮游戏。” 我问道:“但是,我怎么能够上你那里去呢?” 他们答道:“你到地球的边上来, 举手向天,就可以被接到云端里来了。” “我妈妈在家里等我呢,” 我说,“我怎么能离开她而来呢?” 于是他们微笑着浮游而去。 但是我知道一件比这个更好的游戏, 妈妈。 我做云,你做月亮。 我用两只手遮盖你, 我们的屋顶就是青碧的天空。 住在波浪上的人对我唤道—— “我们从早晨唱歌到晚上; 我们前进又前进地旅行, 也不知我们所经过的是什么地方。” 我问道:“但是,我怎么能加入你们队伍里去呢?” 他们告诉我说:“来到岸旁,站在那里, 紧闭你的两眼,你就被带到波浪上来了。” 我说:“傍晚的时候,我妈妈常要我在家里 ——我怎么能离开她而去呢!” 于是他们微笑着,跳舞着奔流过去。 但是我知道一件比这个更好的游戏。 我是波浪,你是陌生的岸。 我奔流而进,进,进, 笑哈哈地撞碎在你的膝上。 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会知道我们俩在什么地方。 (十九)我是谁(意大利 帕拉采斯基) 我,或许是一名诗人? 不,当然不是。 我的心灵之笔 仅仅描写一个奇怪的字眼—— “疯狂”。 我,也许是一名画家? 不,也不是。 我的心灵的画布/仅仅反映一种色彩—— “忧愁”。 那么,我是一名音乐家? 同样不是。 我的心灵的键盘 仅仅弹奏一个音符—— “悲哀”。 我……究竟是谁? 我把一片放大镜 置于我的心灵前 请世人把它细细地/察看。 我是谁? ——我的心灵驱使的小丑。 (二十)远方的脚步 巴列霍[秘鲁] 父亲睡了,他那素日威严的脸上 此刻表露着平静的心情; 这会儿是多么美好...... 如果有什么使他痛苦,那就是我。 孤独笼罩着家里,他在抱怨: 至今孩子们都渺无音讯。 父亲起身,面向埃及的方向倾听,倾听, 耳边回荡着当年话别的声音。 这会儿是多么的亲近; 如果有什么使他感到遥远,那就是我。 母亲在那小小的果园中漫步, 品尝着不是滋味的心酸。 这会儿是多么温馨, 这里曾有过多少温柔、体贴和爱情。 孤独无声无息地笼罩着家里, 没有音讯,没有新绿,没有叶子, 如果这天午后的气氛, 有什么缓和与变化, 那就是门前空无一人的弯曲老路上, 响着我的心向家里迈来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