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欧阳修《仲氏文集序》原文及翻译

2021-10-31 07:11:40诗集古诗网
  呜呼!语称君子知命

  呜呼!语称君子知命。所谓命,其果可知乎?贵贱穷亨,用舍进退,得失成败,其有幸有不幸,或当然而不然,而皆不知其所以然者,则推之于天,曰有命。夫君子所谓知命者,知此而已。盖小人知在我,故常无所不为;君子知有命,故能无所屈。凡士之有材而不用于世,有善而不知于人,至于老死困穷而不悔者,皆推之有命,而不求苟合者也。

  余读仲君之文,而想见其人也。君讳讷,字朴翁。其气刚,其学古,其材敏。其为文抑扬感激,劲正豪迈,似其为人。少举进士,官至尚书屯田员外郎而止。君生于有宋百年全盛之际,儒学文章之士得用之时,宜其驰骋上下,发挥其所畜,振耀于当世。而独韬藏抑郁、久伏而不显者,盖其不苟屈以合世,故世亦莫之知也,岂非知命之君子欤!余谓君非徒知命而不苟屈,亦自负其所有者,谓虽抑于一时,必将伸于后世而不可掩也。

  君之既殁,富春孙莘老状其行以告于史,临川王介甫铭之石以藏诸幽,而余又序其集以行于世。然则君之不苟屈于一时,而有待于后世者,其不在吾三人者邪?噫!余虽老且病,而言不文,其可不勉!观文殿学士刑部尚书知亳州庐陵欧阳修序。

  唉!古语说君子知道天命。所说的天命,它真的可以知道吗?地位高低处境困顿官运亨通,被重用被舍弃,进官贬官,得失成败,都有幸运和不幸运之分,有时应当这样却不这样,又都不知道它为什么这样的,就推究到上天,称为有天命(决定)。君子所说的知道天命,也就(仅仅)是知道而已。因为小人知道命运在自己手上,所以经常没什么事不做;君子知道有天命,所以(在处境艰难的情况下)能够不屈服。大凡有才华却不被世人使用,有善行而不被世人知道,以至于到了年老而死处境艰难困顿而终不后悔的士人,都是能推究到因有天命,而不想求得苟且合世的人。

  我读了仲君的文章,能够想象到他的为人风范。仲君名讷,字朴翁。他的志气刚正,他的学问古朴,他的才思敏捷。他写的文章贬浊扬清慷慨激昂,有力正直意气豪迈,很像他的为人风范。他年轻时考取进士,做官做到尚书屯田员外郎后退职。他生活在我们宋朝百年来全面兴盛,写儒学文章的士子得到重用的时代,本该纵横自如,发挥他所积聚的才能,在当世扬名。然而他独独深藏压制自己的才华、长时间蛰伏不显耀的原因,大概因为他不苟且委屈自己来适应世道,所以世上也没有人了解他,(他)难道不是个知道天命的君子!我认为他不只是知道天命而不苟且屈服,也是自恃他的才华,(他)认为自己虽然在一段时间内被压制,将来一定扬名于后世而且不可以被掩盖。

  仲君死后,富春人孙莘老记录下他的品行并记录在史书中,临川人王介甫把他的事迹刻在了石上并埋在墓中,我又为他的文集作序来让它在世上流传。既然这样那么仲君在当世不苟且屈服,在后世有所期待,恐怕不(只)在我们三个人身上吧?哎,我虽然年老多病,加上说话没有文采,怎么可以不努力向前!以观文殿学士刑部尚书身份管理亳州的庐陵人欧阳修作序。

  本文为顾炎武与友人的书信之一,为辞谢对方的文字之求而作的复信。这类文字之求,主要是指有关个人的墓志、碑状之类,其中大多与研究学问,国计民生毫无关系。

  《与高司谏书》修顿首再拜,白司谏足下: 某年十七时,家随州,见天圣二年进士及第榜 ,始识足下姓名。是时,予年少,未与人接,又居远方,但闻今宋舍人兄弟与叶道卿、郑天休数人者,以文学大有名

  《中山狼传》这篇寓言在情节的安排上很富有特色,起如卷浪,伏似潜礁,蓄同积流,发若喷洪。它处处为表现寓言形象服务,而用墨饰色,无不栩栩传神。

  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作于宋景祐元年(1034),全文分三部分:《花品序第一》、《花释名第二》、《风俗记第三》。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关于牡丹的专著。

  《梵天寺木塔》选自《梦溪笔谈》。梵天寺木塔,位于杭州城南凤凰山南麓,是吴越建筑艺术与雕塑艺术结合的瑰宝。今已损毁。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者。写赵良对商鞅的劝告,要求商鞅急流勇退,让出封地,到边远的地方隐居,不然将危在旦夕。

  本篇收集了荀子的学生平时所记下的荀子言论,因为这些言论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难以用某一词语来概括,而这些言论从总体上来看大都比较概括简要,可以反映出荀子思想的大概,所以编者把它总题为“大略”。

  蔡磷,字勉旃,吴县人。重诺责②,敦风义③。有 友某以千金寄④之,不立券⑤。亡何⑥,其人亡。蔡 召⑦其子至,归之。愕然⑧不受,曰:“嘻! 无此事也, 安有寄千金而

  修顿首白,秀才足下:前日去后,复取前所贶古今杂文十数篇,反复读之,若《大节赋》、《乐古》、《太古曲》等篇,言尤高而志极大。寻足下之意,岂非闵世病俗,究古

  上胡不法先王之法①?非不贤也,为其不可得而法。先王之法,经 乎上世而来者也,人或益之,人或损之,胡可得而法?虽人弗损益,犹 若不可得而法。东夏之命②,古今之法,